党媒痛批党官

“跟政府作对就是恶”——热烈祝贺年度最佳官话出台。个人认为,此言既出,标志着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大陆正式步入“红色恐怖”的时代。党媒《半月谈》和新华网,对此另有一番见解:

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和政府作对就是恶”,本质就是以权力作为判断“善恶”的唯一标准,其在逻辑上是说不通的,因为政府的权力既不是“君权”,更不是“神授”,而是来自于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善恶”的最终评判者。包括政府本身的“善恶”,也得由人民群众来判定。而在现实上,“和政府作对”是无处不在的,也是一种极其正常的社会现象和文明社会中全体公民应尽的责任与义务。

历史一直在彰显这么一个事实:政府不仅是可以反对的,更是可以更换的。顺民者昌,要想不被反对,不被更换,政府就必须真正唯人民的马首是瞻,必须真正代表、维护和尽力满足人民的合法利益,成为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民政府”。越是充满变态、自负和骄傲自大地强调“和政府作对就是恶”,和政府作对的“恶”就会越多,就会让政府还没有把所谓的“恶”消灭殆尽,就已经被自己的恶给毁灭了。

官员雷语频发的根源只能从制度上找,从官员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环境中去找。大概除了最基层的村官们之外,中国的官员极少不是由上级任命的,这就决定他们具备了蔑视平头百姓们、大发雷语的基本条件。说几句又怎么了?糊弄你又怎么了?你还能拿我怎么着?舆论来了,大不了我学得更圆滑、更老到一些。切……

雷语背后,是官员欲望与人性之私、人性之恶在缺乏有效监督与制约等情况下的扭曲与膨胀;是官员对待与己无关的民生民怨本能的冷漠、忽略与粗暴。权力腐蚀人,绝对的权力绝对腐蚀人。只有把官员的权力严格地限制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让这些官员的升迁真正由所有公民(或真正代表公民的代表)说了算,他们才会奉公民如上级、如父母,也不敢再说出雷翻老百姓的话来。

SwingCoder

创作时间: 2010.10.18 09:26
最后修改: 2017.03.22 19:09

本文版权:UnderwaySoft   共享协议:署名-非商业使用-禁止演绎


上一篇: 不是好五倍,是好上百倍
下一篇: 园丁日记

 随机推荐:
Email: underwaySoft@126.com 微信公众号: UnderwaySo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