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再无“飞虎人”

抗战胜利65周年,没有纪念,没有反思,亦没有追忆。在这个看起来静悄悄、国民普遍失忆和失德的年份里,二战时期美军援华飞虎队的中国籍成员吴其轺,于大前天(10月13日)静悄悄逝世,终年93岁。至此,飞虎队在中国的成员全部离世。很少有人知道我们的身边曾经有这样一群人,我们不是没有英雄。

吴其轺,1943年遵其父吴銮仕(闽清县华侨公会会长)的吩咐,以华侨身份从海外归国,入伍并加入飞虎队,作战勇猛,机智顽强,17次荣立战功和奖章。先后击落日本战机5架,4次飞过被认为是死亡之旅的“驼峰”航线(该航线先后向中国战场运送了80万吨战略物资、人员33477人,是世界战争史上持续时间最长、条件最艰苦、代价最惨烈的空运行动)。1948年,吴其轺在3000多名空勤人员中以第一名的身份被美国西点军校航空分校录取,授中校军衔。1949年,响应其父召唤和国家号召,返大陆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却被劳教20年。解除劳教后无任何公职,以蹬三轮车维生,一年365天没有休息日,一车装卸600斤,一天挣1元2角人民币。

抗战中,吴其轺曾3次被日寇击落又而侥幸生还,有一次落地后,幸遇民众掩护和救助。当地明绅肖隆汉天天设宴款待,甚至请回在湖南大学读书的儿子来陪伴这位抗日英雄。为感谢当年的照顾,解除劳教后,吴其轺曾和夫人、儿子一起,去寻找当年救护他的父老乡亲及肖隆汉一家。没想到,肖隆汉和儿子在49年建政之初即被政府枪决。吴其轺的父亲,时年77岁的吴銮仕亦在建政之初被政府枪决。吴其轺有兄弟姐妹九人,老四吴其璋抗战时为威名赫赫、扬我国威的缅甸远征军一员,战死沙场为国捐躯。其余8人全在“三反”运动及文革时期惨遭迫害。大姐吴贞宜自杀,老大吴其玉,普林斯顿大学博士,燕京大学教授,抗战胜利后任南京国民政府外交部参事,曾担任司徒雷登大使的私人秘书,1957年被打成右派。老二吴其瑞,日本早稻田大学硕士,曾任南平市副市长,文革中自杀。老三吴其瑗,福建协和大学毕业,与三姐吴端宜夫妇、四姐吴肃宜一道,被打成右派,监督劳动改造。老五吴其瑗,原福州一中教师,文革中被关押,身上两处骨头被打断,至今不能正常行走。

吴其轺生前从不吐露自己曾是一名中外驰名、威震敌胆的飞虎队成员。即便是挚亲妻儿,也从不知晓。公元2005年,中华民族抗日战争胜利一个甲子,国内外媒体开始寻找健在的抗战官兵和飞虎队员,其子吴缘方才知道,父亲年轻时曾和日寇拼死搏杀,他用鲜血和生命捍卫过这个国家。

SwingCoder

创作时间: 2010.10.16 07:52
最后修改: 2017.02.23 01:14

本文版权:UnderwaySoft   共享协议:署名-非商业使用-禁止演绎


上一篇: 《周易》其实是儿童启蒙读物
下一篇: 不是好五倍,是好上百倍

 随机推荐:
Email: underwaySoft@126.com 微信公众号: UnderwaySoft